F.E.荷佛斯


心理学学士、博士 F. E. 荷佛斯先生1948年1月6日生于法兰克福 (Frankfurt a. Main), 在大学时代主修心理学和古代语言学;并他在弗莱堡作为心理分析师不折不扣地按照心理分析师西格蒙德.弗洛伊德的方法行了临床实践.他的两部重要著作:(德)“马克思主义,心理分析,政治Marxismus, Psychoanalyse, Politik”和(德)“威廉.赖希对心理分析法的贡献 Wilhelm Reichs Beitrag zur Psychoanalyse”是由阿里曼出版社 (AHRIMAN Verlag) 出版的;此外在专业刊物如 “Hermes” (Franz Steiner 出版社),“Praxis der Psychotherapie” (Springer出版社)和“System ubw”(阿里曼出版社)他还发表了众多的关于应用心理分析法的学术论文;在“Ketzerbriefe”杂志上他还发表了许多政治观察及评论文章(阿里曼出版社)。他的部分著作已被翻译成外文,

German
德语
English
英语
Spanish
西班牙语
Italian
意大利语
Polish
波兰语
Russian
俄语

详见本文末尾的书目部分。
         F. E. 荷佛斯博士不单要做心理分析师,要做具有科学素养的作者,要做不妥胁的争取平等的政治评论家,更有甚者:他还是“Marxistisch-Reichistische Initiative 马克思主义-赖希主义倡导协会”的创始人,这个协会曾一度以“Bunte Liste Freiburg 弗莱堡多彩名录”为名,可以向市政厅派遣一位代表。这位代表遭到的敌视,比P. 福图恩(荷兰被刺杀的政治家)也少不了多少。这个协会现在称为“Bund gegen Anpassung 反适应联盟”,但还一如既往地坚持他们既定的列宁主义建会方针(在“怎么办?”的基础上),他们躲避着刺探闻嗅,仍在继续发展壮大。这个协会的历史、活动和荷佛斯的角色都详尽地写在(德)“30年异端者 30 Jahre Ketzer”这本书里。这个协会的方针方向可由下面3个语句包括:

计划生育-缩短工作时间-世界平等!

当然这些也可改写为“为了一个值得生存的星球!”
         只是这些方针方向不会被那些只会从他人处攫取利益的达官贵人、统治者及其信息监控机构喜爱。这也是建立个人网页的必要原因,因为如果没有这个网页,尽管荷佛斯博士在相应的口号下付出了许多心血,关于他您却几乎只能听到胡扯(挑拨,断章取义及毫无意义的只言片语),更不要指望听到他的最新著作(关于Reich赖希)。
        同那位还没有在反科学的投机中失去自我的赖希,荷佛斯博士还有着诸多关联,不光在他的职业、科学基础上,还在于他要组织起散沙般的、被愚化了的、无助的民众,为了胜利反抗他们的(通过继承遗产而变成的)主子,建立一个对最大多数的民众幸福负责的,由一个尽可能成熟的、不放纵自然生育的人们性担当的政府。(这就是马克斯、恩格斯所说的“无阶级社会”,而自斯大林当政后在任一个东欧团成员国都不再成为的政府目标;它涉及到财富及福利的各个方面,也绝不是灰暗发霉的、禁欲主义的绝对平等。)详细内容还有看有关的论述。要了解荷佛斯的独特见解及社会活动,以上提到的“30年异端者 30 Jahre Ketzer”一书----近管为她要付出一定代价----是不可缺少的。
         在“Waitoreke”一书中,荷佛斯以其罕见的才能描画了为了巩固政权客观上对各个个体进行的洗脑进程,以及这个进程如何先将个人变得任人摆布然后又将变为他敌人的可靠党徒的。幸运的是,这本书可以通过CD听到,且价格便宜。但每个“批判性的”、“挑衅性的”剧院都不会斗胆将这个剧目搬上舞台(如果他们上演,他们的“国家津贴”便会被马上取销;在其他方面已很民主的希腊,这种国家手段已很负责地选出剧目;而通过这种选定,留下来的古剧已变得很无聊)。


以下是荷佛斯斯博士已出版中文书目:

他将出版的新书涉及这样一个问题:“马克思不对吗?”。为了探讨这个问题,该书不光将马克思的著作与实际情况及他自己内心评论的说服力相衡量,还用现代生物学及大学社会心理学的知识与马克思-恩格斯的思想体系和社团理论并列起来;它在荷佛斯“Marxismus, Psychoanalyse,Politik” 一书的基础上又进了一大步。